文章来源:足球报

  记者鲁蜜报道 已经到了3月中旬,在一阵倒春寒过后,重庆终于春光明媚。只是,重庆当代的功勋队长卡尔德克,却不得不在这个春天,向山城告别了。3月12日,他启程飞往深圳,与深足进行了最后的交涉,落笔签字已无悬念。相比此前离开的阿德里安、元敏诚、迪力木拉提以及蒋哲等球员,卡尔德克的转会更让重庆球迷感到不舍,甚至对俱乐部连续出售主力球员的做法感到愤怒。

  球迷的情感可以理解,但俱乐部也有自己的难处。最近两年,职业足球三级联赛解散退出的俱乐部层出不穷,俱乐部想“活”着不容易,想好好活着更难。在这个冬天,重庆当代俱乐部、投资方及重庆有关部门为了继续生存各自做着努力,才避免出现另外两家中超俱乐部身上正在发生的事情在自己身上发生。一切都是为了活着,活着才有未来。而接下来的2021赛季,如何活着也成为不可避免的课题。

  卡尔德克和阿德里安是上赛季结束之后,留在重庆等待转会消息的两名外援。其实从去年球队一整年经历的资金困难来看,这个冬天的人员大换血并不意外。虽然,每年重庆当代都会有一些人员流动,但像今年这样换掉一整条中轴线的情况,还是首次。首先是阿德里安和蒋哲的离开,接着是中后卫元敏诚。其实俱乐部和球迷的感情是一样的,对这些去年创造了重庆足球历史的球员难以割舍,但也基于现实的资金状况,不得不忍痛割爱。

  当卡尔德克现身深圳的画面出现在网络上,山城球迷积压已久的情绪还是爆发了。卡尔德克从去年10月就和深足传出绯闻,一直持续到今年开始。队长留在重庆没有回到巴西,就是一直在等待去下家的机会。而重庆当代,在过去的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却经历了比人员流失更加严重的问题,那就是生死存亡的问题。

  这家俱乐部自2015年回到中超赛场之后,已经在这个平台稳稳扎根了6个赛季。其实仔细回忆品味,似乎也有一些不可思议。当年和重庆同时冲超的石家庄永昌,在中超第二年降级,后来再度冲超,去年再次降级,现在易名为沧州雄狮。后来的延边,冲超成功之后也经历了降级,最后解散。就连一直称兄道弟的长春亚泰,也没能逃过降级的命运,去年年底才终于返回中超。重庆当代在这些年来,看着身边的保级对手起起伏伏,一直独善其身,熬过了最为艰险的2018赛季,也熬过了资金最困难的2020赛季,如果倒在2021年的春天,谁能甘心?

  在卡尔德克2016赛季加盟之前,重庆就一直是一支保级球队,他到来之后,重庆每年的首要目标,依旧是保级,只是这个外冷内热的巴西人,用他扎实的技术和珍贵的人品,给这家俱乐部带来了最为辉煌的时代。让喜欢这支球队的人更加喜欢,让每个周末都成为了重庆球迷的狂欢之日。

  卡尔德克的骤然离开,确实让很多人都难以释然,不仅仅是球迷,重庆当代的队员还有诸多工作人员都有同样的痛感。俱乐部出售包括卡尔德克在内的诸多主力,原因不用累述,即便是在获得了政府牵头的赞助之后,重庆当代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面临的都只能是低成本的运营,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回想1月29日,当重庆当代突然中断广州冬训回到重庆的那天,诸多重庆球迷去到俱乐部门口拉起了横幅,表示重庆不能没有中超球队。事实正是如此,经过了去年疫情对中国体育产业的冲击,中国足球不得不在今年节衣缩食,过上了要为柴米油盐操心的日子。想要让一家俱乐部解散很简单,2月28日不交准入材料即可,可重庆当代不想从历史上消失,这家西南地区唯一的顶级联赛俱乐部,想要活下去。